小说客 > 其他小说 > 天芳 > 《天芳》正文 207章 药酒
    出了宫门,郑国公笑吟吟向萧达拱手:“萧将军,多谢了啊!”

    萧达脸色难看,哼了声,甩袖而去。

    本想借机打压一下郑国公,没想到皇帝的反应出乎意料。罚俸半年,虽然不疼不痒,可这是在打他的脸!

    还有萧廉,本想过阵子给他谋个差事,现在皇帝亲口说他胆大妄为不走正道,这事算是泡汤了。

    总之,这一状告得血亏。

    萧达还是想不明白,皇帝怎么会站在郑国公那边的呢?

    俞慎之跑来御前奏对,是俞家表态了吗?

    还是说,世子说对了……

    郑国公府,收到消息的老夫人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大长公主笑道:“您瞧,没事了吧?可惜陛下还是给萧家脸面,只罚了半年薪俸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够啦。”老夫人道,“明着只是罚俸,暗地里萧家亏的多了。”

    度过难关的郑国公府欢天喜地,留她们下来用饭。

    过后,老夫人送了一匣子珍珠给池韫:“好孩子,拿回去做首饰。”

    这是感谢她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池韫笑着接了,与大长公主出了郑国公府。

    上车时,池韫道:“义母,您先回吧,我还有点事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大长公主点点头,只嘱咐她一句:“早些回来。”

    池韫恭送她离开,再招手叫来自己的车:“出城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晏出了宫,疲惫地揉了揉额头。

    先是打马球,再是告御状,一整天都不安生。

    他上车闭目养神,寒灯知趣地坐到外面去,不打扰他。

    马车驶得飞快,过了一会儿,楼晏忽然惊醒。

    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到?

    他撩起车窗的帘子,却发现景物不对。

    “寒灯,这是去哪?”

    寒灯探头进来,笑嘻嘻道:“公子别问,等会儿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楼晏纳闷,这个寒灯,什么时候也会自作主张了?

    幸而没让他等太久,车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楼晏发现是城外那座别院。

    寒灯伸手:“您请。”

    楼晏跟着他,到了书阁下面。

    寒灯停下不动了。

    楼晏看了他一眼,举步上楼。

    寒灯笑眯眯进屋,看到坐在桌边的絮儿,觍着脸上前:“姐姐,已经照你的吩咐做了,是不是赏我杯茶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推开书阁的门,书架层层排列。

    顺着走到底,有少女坐在窗下,手里握着一卷书在读。

    面容如玉,眉目如画。

    看到他过来,她抬起头,露出笑容:“来了?”

    楼晏停了一下,才在她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不能找你?”

    池韫伸手给他倒茶。

    楼晏看着她的手出神。

    真是奇怪,明明和玉重华是完全不同的长相,可在他眼里,就是能重合到一起。

    在他喝茶的时候,池韫从书案后绕出来,到了他身边,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楼晏手一抖,洒出些许茶水,慌忙放下茶杯,按住她放在他腰间的手。

    “解腰带!”池韫理所当然地说。

    楼晏的脸慢慢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什么鬼?突然伸手来解他腰带?

    “快点。”池韫还催促,“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看、看什么……”他的声音都不稳了。

    “看你的伤啊!”

    楼晏愣了一下,终于恢复了理智。

    “萧廉先前打中了你,是不是?我瞧他下手不轻,快给我看看,是不是伤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楼晏沉默了一会儿,说,“没事,过两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还不知道你?有事也会说没事。快解开,不然我就亲自动手。”池韫催促,“快点啊,等下天就黑了。”

    天黑了,适合干坏事……

    楼晏发现自己的思路跑歪了,急忙拉回来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,你看我坐立无碍。”

    池韫不理会他的辩解,再次伸手去扯他的腰带。

    楼晏没奈何,只能道:“好了好了,我来。”

    他磨磨蹭蹭地解开腰带,拨开衣衫,露出那一小块地方:“你看,没事吧?”

    哪知才说完,就让池韫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生气地说:“都青成这样的,还说没事?”

    楼晏愣了下,想扭头去看,可那处伤在后腰,看不见。

    “还好我有准备。”池韫拿出药酒,勒令他,“侧过去,给你揉一揉。”

    楼晏的视线又落在她的手指上,不由顺着话意想了一下,顿时身上好像燃了把火。

    他低声道:“真的不用,叫寒灯给我揉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怕我技术不好?”

    技术……

    楼晏快要无地自容了,他到底在想什么?

    “没有这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,你别耽搁时间。”池韫倒出药酒,在手心搓了搓,“我还得回去,等会儿天黑了不好走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就被强行按下了,或者说,半推半就。

    柔软的手心,带着药酒的冰凉,按在他的腰上。随着按揉,皮肤慢慢发热起来。

    楼晏额上渐渐出了汗。

    神思正在浮游,所有的注意力,都在腰间那双手上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为了揉散那块淤青,可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腰间的力道慢慢变轻了,原来的按揉,变成了滑动。

    楼晏逼迫自己专注。

    不能乱想,她只是好心……

    “想不到,你腰上还有肌肉啊!”她的声音忽然传过来,带着兴致勃勃的意味,“一点赘肉没有,平时练功挺勤快的吧?”

    ???

    楼晏火速抓住她的手,从衣服里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就摸两下,这么小气干什么?”她还想伸回去。

    楼晏抓紧腰带,绷着脸:“行了!揉完了吧?”

    看他一点也不容情,池韫很失望:“真小气。”

    楼晏差点稳不住呼吸。

    他忍了一会儿,问:“好了?是不是可以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就赶我走?”池韫不可思议地问,“你不想见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赶我走?”

    楼晏脸又红了。他怕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。

    可池韫完全不能体谅他,甚至还逼近了:“男人可真是,之前说的那么好听,才几天就变样了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她身子忽然一转,发现自己被按住了。

    他的气息吐在耳边:“叫你走不走,可别后悔!”